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东航云南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四十载后褪下美丽蝶衣

 2019-11-11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龚涛  [投稿排行榜]
2019-11-11 10:00:25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民航资源网2019年11月11日消息:“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 在昆明飞安长水实训基地,伴随着众人清唱《感恩的心》,一辆摆有贴满照片蛋糕的餐车被推向刚刚完成教学任务的东航云南乘务应急教员秦克英面前,在她背后,掌声不断的响起……

      图:东航云南乘务员RT201958培训班合影  秦克英供图

      秦克英是东航云南有限公司的一名资深客舱经理,除此之外她还是一位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东航资深教员。四十年的飞行生涯,四十载的民航之路,她用空乘的视角见证了中国民航从成立到改革,从发展到壮大的变化,也感受到了中国从民航大国逐渐向民航强国奋发前进的艰辛历程。

      那一年的花开岁月,她穿上军装,走进了民航

      1979年5月,正在重庆万州市(当时还是万县市)第二中读书的秦克英听说成都管理局七大队第四飞行中队来学校招收乘务员的消息后激动不已。去部队锻炼对于她们这个年代的人来说是一种崇高的梦想。“但看完招收要求后,我难过了,他们只招高二的学生,但我当时才上高一,算是不符合条件,我那颗投身部队的火热之心,就这么被浇灭了。”但令秦克英没想到的是,机会总在不经意间又来到身边。面试当天,招聘的考官们路过学校的灯光球场时,看见里边正在打球的秦克英,突然就被这个女孩子身上的那种青春与活力吸引住了,“你去把那个7号叫出来,问问她愿不愿意加入部队,进入民航当一名空中乘务员”我现在还记得班主任后来给我转述当时招聘考官们找我的原话,这让我不禁觉得,有些机缘,注定属于你。”当时正值15岁多的秦克英就这样穿上军装,走进了民航。

      “我们万州地区有7名女同学通过了面试、体能测试以及政审,5月底在接到初始培训的通知后我们便出发了,先是从万州坐船沿长江至重庆,再从重庆坐绿皮火车到了成都,最后坐一辆解放牌大卡车穿过了成都双流机场到达当时的3号院,我们一路走啊,一路唱啊,激动的心情都用歌声激昂在沿途的上空。”在回忆这段初进民航的历史时,秦克英的脸上依旧洋溢着追寻最初的梦想时那种甜蜜。

      图:最初与秦克英一起出发的“七姐妹” 秦克英供图

      第一次飞行,她去了首都北京

      在培训结束后,搭乘中队的安-24飞机她们一行人来到了昆明,“当时正值国庆前期,飞机落地的时候,透过窗户能看见整个机场开满了国庆花,真的是太美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场景,让这群来自外地的乘务姑娘们更加坚定的选择要留在这片美丽的土地。到达中队后,秦克英第一班是执飞安-24从昆明到北京。“那还是个驻外航班,头一天一大早从昆明起飞首先经停武汉再到石家庄最后落地北京,到达北京的时间是当天下午4点多左右。落地后,师父直接带我们去了天安门。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天安门,看到毛主席的画像,一切都跟电视里那么像,可一切好像又有些不同。”谈到第一次执飞这班首都航线,秦克英记忆深刻,当时唯一遗憾的是穿着军装的他们没能和师父在天安门前拍张照。虽然后来她也多次去过天安门,但站在自己第一次仰望城楼的位置,她再也找不到和师父当年的那种感觉了。

      图:初入民航在机上服务的秦克英 秦克英供图

      伴随民航的发展,她一共穿过12套制服

      40年的民航时光,秦克英共穿过12套制服。1979年她刚飞时穿的空军的军装,为第1套;1980年3月民航正式脱离部队后发了一套藏蓝色制服为她的第2套;随后中国民航为了树立空姐形象,全国统一空姐制服,分夏装、冬装和四套不同款式的连衣裙,非常大气时尚,夏装是天蓝色,冬装是墨绿色,一直穿到1988年,应该算第3、4、5套;1988年中央将民航划归企业,航空公司成立,当时云南航空是92年7月20号正式挂牌,于是便有了云航空姐制服共5套;2002年11月云南航空被合并东航后又有了两套制服直至现在。这样算来,这12套制服也记录了中国民航的部分发展史。

      图:一代一代的制服,代表了民航一个一个的发展时期 秦克英供图

      图:一代一代的制服,代表了民航一个一个的发展时期 秦克英供图

      一个坚定的眼神,她是旅客心中的“稳心剂”

      一步步从乘务员走向乘务长再到客舱经理,秦克英坦言用一个“定”字形容了乘务长这个客舱管理者的作用。

      2016年5月的一天,秦克英执行昆明至北京航班。飞机下降进近时,受到风切变的影响,飞机复飞了。此时坐在31C座的旅客脸色突然就变了,双手紧握着座椅两侧的扶手,身体还有些微微发抖。“我当时正在观察客舱情况,突然发现这位旅客神情紧张的看着我,眼神里带有焦虑,我立即给他了些手势,传递给他我们是安全的信息,他才稍稍缓和一些。”飞机平稳后秦克英立即来到了这位旅客身边,一边把一块热毛巾递给他,一边继续安慰他。旅客事后感激的说道:“当时如果不是那名乘务长给我指示,我真的差点挺不过去,她那坚定的眼神和临危不乱的职业手势,这让我感到信任,也很安心。”

      这个场景让记者想到了当前正在热播的《中国机长》,里边由袁泉扮演的乘务长毕男也正是用这样的做法去‘定’住了乘务组员的紧张情绪,‘定’住了旅客们对未知险情而产生的恐惧之心,‘定’住了整架飞机客舱内的种种险情。

      图:在航班中的秦克英让人有种“安心感” 秦克英供图

      “我们更愿意叫她‘秦妈’”

      “飞行累不累?”“累。”

      “想没想过放弃这个职业?”“从来没有。”

      “是什么让你坚持这一路前行?”“教员的责任心吧。”

      从秦克英1985年担任教员至今,她带出的徒弟已经不计其数。

      “秦老师是我来云南公司接触的第一位教员,也是至今我最希爱的一名教员,听她上课会让我感觉像是一位母亲在给自己的孩子温柔的诉说,于是学员们都亲切的称呼她为‘秦妈’。”马佳是东航云南公司的一名乘务长,现在的她也是东航云南教员组里的一名年轻教员,说起自己的师父,她有很深的感受:“在‘秦妈’身上,你能看到一种责任感,一种传承感,她愿意把她多年的经验和所学无私的传授给每一位学生,并希望她的学生也能带着这份传承影响到更多人,而我现在也是在这样做着。”从教34年来,‘秦妈’带过的学生已经在民航各企业担任着不同岗位上的重要角色。纵然职位不同,但在她们身上,你都能看到‘秦妈’所留下的些许影响。

      图:同为教员的马佳,与师父秦克英合影 秦克英供图

      镜头再次回到昆明飞安长水实训基地,乘务员饶梓玉拉着秦克英的手说到:“秦老师,今天是东航云南乘务员RT201958培训的最后一个班,也是你在东航执教的最后一个班,我们想把这份祝福送给你,感恩你40年来对民航的奉献,也感恩我们当过您的学生,任何时候,你都永远是我们最爱的‘秦妈’。”

      掌声依旧不停,而秦克英的眼中已噙满了眼泪……

    2荐闻榜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云南有限公司党委工作部

    延伸阅读: 东方航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